作死君

在下作死君,叫阿作,作作都可以,这个人一定给自己留了不少黑历史,走上了毁男神女神的道路,一去不复返,挖坑埋自己,产粮毒自己_,这个人还喜欢吃吃吃,所以胖得不行,善待他,谢谢各位太太们的不杀之恩,告辞(ー`´ー)
【PS,这孩子说甜就是虐,别信他】

沙雕文来个曦瑶版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倒立好合适啊

妈也,沙雕文生成器有毒阿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堕回 序( 追仪/凌)

♞可能是个生子文
♞cp  追仪   追凌
♞就是大三角,小心买票,上船就别想下【这是贼船】
♞真的ooc   小学生文笔   
♞要是哪里写得emm望各位太太放我一条生路
♞半be  阿凌和景仪要挂一个@x@
人物是秀秀的,背景为原文结局,后期景仪黑,就这么多啦:D,我们点火吧!

序·

蓝景仪最近有点不开心。
  
为什么不开心呢(ー`´ー)
 

因为他的好朋友蓝思追,最近好似忽略了他,吃饭也是,打坐也是,夜猎也是,蓝思追都以金宗主大小姐生病了为由百般拒绝自己到兰陵去了。

蓝景仪自己已经带着师弟们无聊得夜猎了快半月有余,成日打一些小型的尸灵,这种尸灵长得渗人不说,胆子还小,只敢吓唬半夜山间打猎,一个人走夜路的胆小妇女,屠夫什么的吃掉,一见稍微心理防线好那么点的,那跑的比魏无羡见了狗还快,难抓得很,蓝启仁说让弟子历练,就找了修为高那么一丢丢的蓝景仪带队,这可苦了他啊。

对的,米有错,就是这尸灵有一点,就是面相可以随意变换成各种渗人的模样,然后跟在人的背后,拍肩,蓝景仪虽然算是身经百战吧,但是看着那么恶心的东西离自己那么近心里难免没有小疙瘩,所以众蓝家师弟只能扶额看着师兄……

蓝景仪那一个回头“啊啊啊!”
两个回头“啊啊啊!!”
三个回头“啊啊啊!!!”

肩膀又是一阵凉意,这次蓝景仪决定不回头,一手搭上那尸灵,喜道:“这下别想吓我 。”

然后一个过肩摔。
“诶……”
蓝景仪惊了一下,没摔成,蓝景仪吞了口口水,心里过了一遍,小姐仙子小苹果,先生宗主含光君,然后屏气回头。

背后的那鬼,没想到一点都不可怕,还满面的微笑,蓝景仪一振,大喜道:“思追!”蓝思追也微笑着嗯了一身
接着蓝景仪又抓着蓝思追衣服问:“你怎么回来了!金大小姐的病好啦。”

蓝思追笑道:“是啊,金宗主风寒已好大半,江宗主说不必麻烦我便让我先回姑苏了,我一回来蓝先生就让我来找你,一起历练。”蓝思追说着蓝景仪的眉头却抽了一下,然后就整个人摊坐在地上哭道:“思追你可算回来了!我都快被这尸灵吓死了,你知道吗,这尸灵动不动就到你背后唬你一下,那脸啊。”蓝景仪比划着做了几个鬼脸,拍胸道:“吓得我魂都没了。”

两人唏嘘了几句,蓝景仪也坐累了,跳起来拍拍灰道:“我们去找师弟们回合罢,该回去了!”
蓝思追也起来跟在身后应了好。

走了几步竟到了林子深处。
蓝景仪在前头停了下来,指着林子上空道:“思追,你看耶,今天的月亮好大好圆。”

后面却好一会才有人回应。“是啊,好大好圆……”
蓝景仪屏息,握住了佩剑,唤了声:“思追?”
“嗷呜!”蓝景仪只听一声从口腔发出的呼声和上下牙撞下一起的轻响。抽出佩剑,贯通了灵力,向后猛挥了一剑。

没砍到!
随即脖子便传来皮肤撕裂的痛感,蓝景仪痛呼一声,退后两步,心道:“糟糕。”捂着脖子痛苦道:“你不是思追!”
那尸灵终于显出了真面目,是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这样颜值高的尸灵可真不多见。
女子一边舔着手指,一边笑道:“他是谁?我可不认识,我只知道你特别想见他。”说着还不忘用余下的手挑两下动弹不得的景仪的下巴,弄得景仪一阵阵的恶心,想挣扎却力不从心,剑上的灵力灌满又快快流逝。
待女子把最后一根手指上的血舔舐干净然后慢悠悠道:“那个什么思追嘛,真要谢谢他,让我尝到了这么甜美的血和小男孩的肉体。”女子的气息越来越近,在蓝景仪耳边,然后喷撒在他的脖颈上。
“小童子阿……”女子叹着,拿舌头在景仪刚刚被她抓了的伤口舔舐吸食,手也在他的身上乱摸没停 。
蓝景仪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渐渐迷糊。
“思追……”

想些追仪凌大三角这可如何是好,写介个会不会被人骂@x@【纠结😖】就是大体是景仪和大小姐的互怼,抢思追,道友们介意不@x@,不介意就开坑坑:D

【晓薛】厌倦 三(生子,注意避雷)

皇帝晓×将军薛(怨妇)
副曦瑶
【产尸毒粉毒死自己系列】
.尽力不ooc
.文笔渣
是长篇吗,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文是我晚上做得一个梦,就是
大体文是战国时期的事,洋洋小时候在集市里救了被灭国正在逃亡的小星星,并一直帮助他,最后让他做上皇帝的故事,洋洋成了大将军,晓星星复国,不久,各路先前的将领,相继回国,其中就有一位晓星星的伴读将军宋岚,晓星星就让他复职,和薛洋一起作为左右将军,对他非常好(纯洁的友情奥!(虽然吃双道,但是嘛我站小宋宋攻,这样写晓薛我有点接受不了。)),洋洋嫉妒宋宋,就慌报军情害屎了他,下面就是洋洋被发现时候的事【至于为什么要写那么多,希望我哪天不写了,有漂亮太太带走脑洞@_@(别想了,你这个脑洞太狗血了)】
人物变动,慢慢看。
【这章瑶瑶掉线@x@】

3.
深夜里一位端着粥食得女人边吹着粥,边搅拌着红糖,缓步向夔玢园走去,得了命令,给薛将军煮了一碗红糖粥的嬷嬷推开门看着苦无一人的床,心下一惊,盘碗落地,大叫得冲出门。
“来人哪!”
“快来人啊,薛将军不见啦!”
“来人啊!”
夜里的王宫本就寂静,被嬷嬷这么一喊,所以的人几乎都醒了,各处点起灯,议论之声纷纷,有的说将军畏罪潜逃了,有的又说将军因祸得福,失了孩子,王上心疼悄悄接去殿里了。
又人反驳说将军刚刚没了孩子,恢复这么好?逃跑一定不可能的。看来是王上接走了!一会又有一人说他回来之前还看到王上在西阁楼那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接走,还让嬷嬷送东西。
当然事情到底怎么样,只有当事人们最清楚。【你瑶粑粑带着他辣鸡蛾子跑啦】
一边腿脚快的小奴才,快速向晓星尘禀报了这事,东门蓝曦臣一行人也到达了大兴,等待通行。

——————————————————————————————————————————————————————
“唔……”简陋的石屋内,少年睁开了眼睛,身上的伤已被简单的包扎过,正挪动着沉重的身体,想下床,却无奈使不上力,只好躺下,干躺着
这时去外面打水的薛洋也整好回来,看上午捡回来那人在床上转悠着眼睛,放了水盆,快步走到他床边。俯视着他道:“别看了,我救的你。”那人有些没反应过来,接着薛洋又道:“好了就哪来滚回哪去,别占我床铺,你那衣服就当我收的保护费了。”
“诶……嗯”那人思考了一阵,稍费了些力爬起来。拱手道:“多谢……”那声音轻得很,却有种说不出的好听。
“嗯,不用。”那边薛洋可不闲着,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少年正给自己包扎着手肘的伤口。
那受伤处,沾了不少碎玻璃,看着可隐隐见骨,让人心惊,屋里充满了血腥,少年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
薛洋咬着树枝含糊道:“还能怎么,伤到了呗。”
少年皱眉继续追问:“你如何弄的。”
薛洋不耐烦道:“你没眼睛吗,弄成这样还能自己摔的?”
少年顿了一下道:“你和人打架了?”
没有回答,只听见拧毛巾的水声。“为何要和别人打架?”少年穿了鞋,摸索想水声处走去,摸索中触到了薛洋的肩膀让薛洋一个激灵,挥开手,破口骂道:“艹,小子你干嘛呢,打架还要理由,看不顺眼呗!”说着看了眼手肘处的伤口烦道:“去去去,走远点。”
可少年当做没听见,眉头一皱,手一把抓上了薛洋的伤口。“wc……”薛洋此时此刻无比后悔早上的决定,这人手劲可真不小,手指掐进了自己的血肉里,一瞬间薛洋在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少年仔细感受【嗯@x@,介个词可以这样用不】了一遍薛洋的手肘道:“你这样包会发炎的,要擦洗得干净些再包,我看你大概十几有五了吧,怎么这样不懂保护自己。”
说着,少年开始为薛洋包扎起来了。薛洋呆了一下也没拒绝,后一手撑在桌上享受 别人伺候,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别人这样薛洋不想揍人。
“你……看不见?”薛洋定睛看了看少年,发现他双眼无神,再仔细一看,发现那是双义眼,做得十分逼真,薛洋心里暗可惜这双漂亮的眼睛。
薛洋问着,少年手向脸上摸去,像是在找什么然后说了句:“掉了。”
二人沉默许久,终于少年给薛洋的绷带打了个结道:“阿,好了。”薛洋也没道谢看了看自己的患处,点点头:“想不到你这一身公子哥服侍,这手法倒是还行。”
少年笑笑道:“也就只会这些而已。”





【生子/长篇/执骁离】侯鸟二

这里作死君,刺客2入得坑【后来买了刺客1】,执离也好吃,但是因为先吃到了骁离,就是第一印象过不去,越来越萌这对,叔侄带感嗷嗷嗷嗷:D
如果你不介意和小学生一样的文笔就看看吧【虽然说黑历史文,超级多,但是练练总是好的嘛_(:_」∠)_记忆有时会出现误差。】
自己产粮毒自己<(/;◇;)/~
那就开屎吧【HE/BE看你们咯】
♡自创人物有
♡ooc
♡小学生文笔
♡贴吧有更【但LOFTER上会改动】
毕竟一年前的坑坑,构思和原来不一样

2.

那天后不久,慕容离就病了,太医回禀是染了风寒,也是呢那么冷的天气就一件单薄的衣服那样瘦弱的身体怎么经受得住,毓骁近几日除了处理政事,就是拿着椅子坐在紧闭的木门外,一整天看着三餐送进屋里,进出的医丞,下人叫毓骁吃饭,都是回绝。
木门又开了,走出的人是方夜,给毓骁这几天空洞的眼睛来了一点光亮。
“你主子如何了,可有醒来?你让我进去看看可好?”毓骁起身,没有自称本王。
方夜抬手将毓骁挡之门外。“回殿下,我们主子醒了,但是他现在不想见外人,还说外面风大,殿下请回吧。”方夜恭敬得做了个请的动作。
毓骁向屋里探了探,目力所及根本看不见那人的身影“不必了,你主子现在一定还在生我的气,现在出去雪大,我就当坐着休息。”毓骁,把方夜的手撇回原位,又靠回椅子上。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不差这点时间。
“那下奴就先告退,殿下自己小心身体。”方夜说完就进门了。
进屋后方夜对在床上似睡非睡的主子的耳朵旁说道:“少主,我刚刚照你的吩咐……”
床上的人睫毛动了动,缓缓睁眼,方夜上去扶他坐起
慕容对了方夜做了口语,方夜会意得点点头。
慕容离抓着床沿起身。“我便知道他会不走……”
他虚弱得发声,声音很低,但是足够让在外面的毓骁听见,他故意让铁链划过地面的声音变得很大,扑到桌边,把桌上的茶杯全都扫落在地上,碎得一塌糊涂。
“少主,你这是何苦啊!”方夜上去擒住慕容的手,让他假装无力得靠在自己怀里。
外面的毓骁听到声响,踹门而入。看着一脸惨白的阿离,松乱的头发,错落得遮住半边脸,要不是他气喘得身体颤抖,都不知这个人是死是活。
“滚出去!走!”带着严重的鼻音却不可违背的命令。说完慕容离就剧烈的咳嗽起来,那声音就如是要把内脏也一并咳出一样。
毓骁呆立在那里,痴傻的看着眼前的人,心如刀绞,默默扭起拳头,如若自己早些遇见他,他现在爱的也许就不是那执明,而是他,如果早些让他爱上自己的话,他现在一定……一定不会为了一个已故的人作践自己。
可惜这世上何来如果一词……
“殿下,你就走吧!我们少主他……”方夜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此时的毓骁也有点眼红鼻子酸。
慕容离突然的推开方夜,跪在刚刚摔碎茶杯的玻璃渣里。
慕容离显少穿白衣,会勾起他不好的回想,现下尖利的碎片,透过衣服深入皮肉,流出的血马上在衣服上出现红印。“唔……”
“少主!”
“阿离!”毓骁眼睛睁得都快掉下来了,上去立马将人抱入怀中,这个人全身都是冰凉,毓骁小心翼翼拍着他的背,生怕他没了呼吸。
“传医丞快点!快传医丞。”毓骁叫着,十分慌张,大军兵临城下都没见王上如此着急过。太监十步并做一步,手脚并用跑向医丞府。
毓骁准备把慕容离横抱起来放回床上,却换来怀里人的狠咬。冬天衣服虽然厚,但被死死咬住还是会疼的,毓骁温柔得撩开慕容离的发丝吻了吻他的脖子,想让他稍微安定点,但慕容并不想妥协,反为这自己觉得恶心的吻而气恼,松口后,更深的咬下口,毓骁就定在那里,任凭慕容离狂咬挣扎,至虚脱无力。
……
“王上,医丞来了。”
“叩见吾王。”
下人拖着年老的医丞来了。
毓骁颠了颠靠在自己怀里,只有头剩一点力气能微微摇动的慕容离,打横抱起,撩开被褥把他放在床上,抬手去理顺他的头发。
“快免礼,过来看看。”毓骁见医丞合手立在那对医丞命令道,医丞挽起袖子,伸手解去慕容离的裤带,慕容离尚有点意识存在,这举动令他整个人微微抖动,下面光裸的羞耻感,让没有血色的脸,染上一点粉红,抬眼看看毓骁,他已经知趣得别过头了。
医丞看了眼,紧皱眉头,顺了自己白花花的脖子道:“去烧些热水。”然后打开自己的药箱,拿出架子和砂毛巾。
热水很快就来了,慕容离也开始迷迷糊糊的,嘴里还不停说着什么。
医丞把手热了一下,指着旁边的蜡烛,让下人拿来,拿出夹子烧得通红,把慕容扎进膝盖上的玻璃碎渣夹个干净,砂毛巾过了热水,触到慕容离膝盖的时候,慕容离突然整个人跳起来。
“给我吧……”撇眼看看旁边的殿下,已经向自己伸手已久,便把毛巾给他了。
毓骁拖被子盖住慕容离的大腿小心得用热砂巾点点他的膝盖。
血被慢慢擦拭干净,上了药简单包扎。
慕容离已经沉沉睡去,毓骁替他掖好被子,看到铁链下的手腕有些发紫,阿离被他这样锁着已经一年了。
“你去把慕容郡主铁链的钥匙拿来。”
毓骁对下人吩咐道。
“诺。”
开了锁后,毓骁留下句好好照顾他便走了。
方夜送走他,对床上的人禀报:“主子,人走了。”
床上的人慢吞吞爬起,方夜拿枕头给他垫背,他转头看向纸窗外。
“方夜又冬天了,这一年好在没白费啊。”

【生子/长篇/执骁离】侯鸟一

这里作死君,刺客2入得坑【后来买了刺客1】,执离也好吃,但是因为先吃到了骁离,就是第一印象过不去,越来越萌这对,叔侄带感嗷嗷嗷嗷:D
如果你不介意和小学生一样的文笔就看看吧【虽然说黑历史文,超级多,但是练练总是好的嘛_(:_」∠)_记忆有时会出现误差。】
自己产粮毒自己<(/;◇;)/~
那就开屎吧【HE/BE看你们咯

♡自创人物
♡ooc
♡小学生文笔
♡贴吧有更【但是在LOFTER上会变动】
毕竟去年暑假产物,现在看构思有点误差

1.
1.“启禀王上,现下遖宿已经入冬了,臣看应该给镇守边疆的士兵发放新的木炭,以备过冬。”偌大的朝堂,群臣跪地,敞开着堂门,门外的雪,因为风势已经吹进屋里少许,刺骨的凉
“去办吧。”整个朝堂除了风声和刚刚的回答,就剩斯斯的低语,没有人再出来说什么别的了。
坐在最高位的毓骁,俯视一眼堂下,舒了口气摆摆手,就说“没事就退朝吧。”
群臣听完,谢过了王上,便结伴离开了,留下毓骁一人坐在那里,让凛冽的风,肆意袭来。
“诶……这天气的越发冷了。”一声低低的叹息也随话语,变作白雾吹散在风中
“王上天凉了,快点回里屋吧。”旁边的小太监,看着王上又在想什么事情,叫道。
“好。”毓骁应了声,站起来,只身向着萧声传来的方向去了。
这萧声每天都会响起,日日都不曾间断,萧声都是悲凉无助,似诉说着哀愁,又像是无声的哭嚎,但却触动人的心弦,到底是什么人在吹奏这首歌,有人说是祸害遖宿的妖佞,有人说是殿下的爱人,但是总之种种的传闻中都道这吹箫之人,貌似天仙。
那个萧声传来的阁楼是王宫的禁地,没人敢去踏足,所以一切都只能是听听谣传罢了。
禁地的阁楼上,红衣金冠的男子立在楼的最高处,手脚因为寒风加上铁链的关系,冻得通红,但他并不在意的,空洞得看着可以望到的遖宿城外,热烈的红在白茫茫的雪里分外的刺眼。
“王上……”身边的方夜,虽看到了毓骁国主的制止,还是装作一时嘴快,让自己主子知晓。
慕容离怎会不知他来了,只是不想说话罢了,他装作没有听见般,闭眼不再看雪中城景,继续吹着曲子。
“天凉,进屋吧。”毓骁皱眉看着眼前吹箫的人说道。
无人答复,见那人冻红的手,毓骁脱下外衣,披在他的身上,被他用可以活动的手臂挡着,滑落在地上。
一整年了,不管怎样,什么时候毓骁来看慕容离都是这个反应,毓骁真的受够了这冰冷的脸,一时气恼,毓骁扬手将慕容的萧重重的拍在地上,不知道毓骁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在场的人都错愕了一下 。
这萧是当年阿煦公子给的,慕容离是珍惜万分,没有看此时的毓骁是什么表情,蹲下拾起萧转动检查萧身是否有损坏,这一动作真的激起毓骁积蓄在心中无数的怒气,从地上提慕容离的衣领,让他脸贴看着自己。“王上,我们主子……”方夜见况上去要劝住毓骁,看着自家主子摆摆手就站在一旁。
两人一下对上视线,毓骁眼中的人,因为衣领拧紧缺氧,眉头轻皱。“王上这是何意?”薄唇轻启,微微从口中漏出点白雾。
“你问本王何意,你自己方才在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拧着衣领的手加重一分力,以示自己的威严。
“王上,不要再抱有那份心了,心若是随着人走了,便没有了,如今我慕容离又是遖宿罪臣,王上少来。免得宫里人闲话。”冰凉的手掌拍着拧住衣领的手,那冰凉令毓骁身体一震,像是安慰,像是为这种姿势投降。
毓骁放开慕容的衣领,想抓着凉得吓人的手,慕容一个转身躲开,准备进屋。
“执明就那么重要吗,他可以给的我都可以给你,那个只会叫嚣的!”毓骁见慕容没有理会他,反向着房间去了,捏住他衣袖下的手臂不让他走,那手臂细得有点让人抓空的感觉
“够了!”毓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得太过了,一下慕容离的指甲狠狠的扎进自己的皮肉里,顿时留下一道道印记,慕容离全身都颤抖着一根根掰开自己握在他手臂上的手指,他的眼神终于变了。
一会的沉默,慕容离的眼神恢复了原来的理智,捡起地上的衣服,排掉上面落得一点白雪,递给毓骁说:“他已经走了,莫要再提起他了,王上也莫要问了,王上可以给我的,我也不缺,罪臣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铁链在地上划出声响,带着轻轻的木门声,落满白雪的楼台,只剩下呆立的一人。
【大概就是遖宿要攻打瑶光的时,执明去见阿离,然后(子煜没死)死在了半路上(对不起啦,剧情需要),瑶光城就又emmmmmm……了(这样带感,想不出其他的梗了)阿离投降知道全部后,生无可恋,遖宿王就不让他死,一直把他锁着(剧情不通的话,告诉我我再补一下。)】

关于我喜欢的曦瑶

大家都是怎么萌上曦瑶的呀⊙▽⊙,来评论评论呗

作死我萌上曦瑶说起来那是一个上天赐得巧合,我是去年12月忘了入的魔道坑,是个小萌新(ー`´ー),我开始对瑶瑶有印象好像是在去年的9月,那时候班上好多女同学都几乎看了魔道,有几个关系要好的就天天塞我安利,就有一个印象特别深的,和我说瑶瑶说哭【我很好奇为什么会说哭,之后我终于明白了_(:_」∠)_(哭瞎)】,但是我当时无动于衷,因为那个时候很迷刺客列传,我是一个,入了一个坑很难把我拖到另一个坑的,我就说之后再看,一直拖了2个多月好像。
那一天我和父母去旅游半路呢,嗯,我爸比车tm熄火了_(:_」∠)_,荒郊野外【划掉】,我不忍心看视频,我改刷的文就都刷来一遍,那些太太都没有更新,我就刷我的朋友圈,然后里面有个好友发了一条,我永远喜欢金光瑶。刺客列传里面,有个主角叫慕容离嘛,故国是瑶光,还盛产金矿,我当时一看,好像有点意思耶,正好无聊,我就上百度搜了金光瑶,我在翻简介的时候,看到了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这句话,我印象太深刻了,当时就想大叫,这对一定是副cp了吧,这不是满满的告白吗,这个蓝曦臣谁阿,快点抱那个什么金光瑶回家啊啊。定个小目标今晚一定看完整片文文,想着我打开了朋友给我txt。
温馨提示: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有时候呢看百度简介一定要看全套,不要傻傻的以为都是甜的,看对话的时候都好好想想这个人为什么要说这个话,以免【吐血身亡(会心一击)】
我刚刚打开前几篇还好甜好甜的样子,什么清谈会想开就开,蓝曦臣想请就请,这一定是cp没错的,我心中坚信,然后……吧我我_(:_」∠)_看到后面_(:_」∠)_【失去希望的眼神】之后看了秀秀微博发现除了忘羡原来都是直直的⊙▽⊙,不过勒,没有打败我的大心心

最后呢,特别感谢我的这个巧合,还有我的粗心,让我吃到这么好吃的cp_(:_」∠)_
曦瑶真的很甜【(ー`´ー)】洗衣服什么的都太棒啦!
                         ……
                         #  玻  #

        璃    …渣…

浮世不过一刹那 四(生子,避雷针准备)

♡曦瑶原著续写,嗯,老子哪里来的勇气_(:_」∠)_
瑶妹死了10年,要找怀桑报仇往上拼命爬,易容成了青楼的花魁,下面慢慢看吧,反正就是蓝大的追妻之路⊙▽⊙,结局he,甜不死你o(≧v≦)o,既然这样那就再给个小的。怎么样@_@,加好多私设@_@人物原著的,ooc作死君我的。
文笔渣的不行_(:_」∠)_,可能坑你,不介意看看就好@_@会出现一下其他cp,不喜欢跳一下,也可以和我说。
第一次在lof上面发文,这里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自己产尸毒粉毒死自己】



4.
“宗主。”苏涉闻声走蹲下。
金光瑶弯腰伸手抚着苏面的手臂道:“悯善,疼吗。”苏涉头别过一边,抿嘴,低声道:“为宗主…不疼…”
金光瑶拿手指抵着苏涉的嘴。“怎么还没改过来呀。”“……嗯”苏涉停顿了一下道:“公子……”
金光瑶看着他发红的耳根笑了笑道:“没事便好。”坐到梳妆台前。支起一边的梳子细细理着头发。“我来吧。”苏涉过来,拿过梳子,金光瑶也没有推辞,怕是早已习惯。金光瑶手空闲了,就摆弄着桌边的盒子,打开它里面是两颗剔透的眼珠子,金光瑶拿手点了点道:“悯善,那具尸体现在身在何处。”苏涉手没有停下道:“在楼底的竹林里,阿淌已将遗骨剁成碎块了,不出一月便会消散干净。”
“好,劳烦你了。”金光瑶笑着扭头望着苏涉。苏涉低头小声道:“为公子办事该当如此。”过了一会,苏涉像是想起了什么,疑惑道:“公子……”金光瑶看出了他的疑虑答道:“无事,那人只是意在让蓝家公子发现我罢了。”
“如此,阿淌退下了。”
“等等。”
苏涉起身欲走,却被金光瑶叫住了。
“公子,还有何事?”
“待我……将衣服理好,再走可好…”
当苏涉回头的时候,金光瑶人已经离开椅子,就差要向自己这边奔来了。
苏涉看出金光瑶的害怕,安抚道:“公子,我在这,您慢慢来,不着急 。”
金光瑶抓着换洗衣服点点头,走到屏风后面 。说是不着急,可金光瑶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将蓝家外套一丢,跑出来看看苏涉在不在,然后找了各种借口让苏涉留下陪他。
金光瑶这样怕一个人呆着的情况从刚刚出棺的那一月里,已经差不多康复了,今天见了蓝曦臣怕是又开始了。
苏涉照顾他这么久,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便道自己不走,陪金光瑶一起睡,金光瑶颤抖点头,抓着苏涉的手却不肯闭眼,好不容易闭眼,浅眠一下,立马全身颤抖又醒了。
蓝曦臣这边一行人正回到自己的客栈,这夜里一无所获。这么晚再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了,再来按蓝家的标准作息,就算白日里睡得再多,到了时间也困,更何况,蓝曦臣白日里根本就没有合眼,小辈们连连打哈欠,怕是白日里也闹腾了,那便各自回房休息罢。
两边都灭了灯后,不知道小辈那边怎么样,蓝曦臣这边先前是困,躺下又不困了,这10年来,夜夜如是。他望着撒进屋里的月光,开始细想今晚的一系列线索。
“啊啊啊啊啊啊!”没等他想太久,小辈们的那边房间便传来景仪的叫声,蓝曦臣翻身下床,冲向小辈在的客房,推开门,见屋里4人眨巴着眼看着自己,蓝曦臣选择微笑。
“金宗主,鬼将军。”
这边金凌,温宁也回道:“蓝宗主。”
【短小@_@,两篇都短小】